⇐ 介绍

地理 ⇒

歷史 泰国

香港地名來源有多種说法,其中一個說法是英國軍隊最初登陸香港島赤柱時,原居民陳群帶領英軍到港島北的故事(參考阿群帶路圖)。但英國於香港建立殖民地前,其實明朝末年已經有香港地方概念,當時的所指的香港是指鉄坑對面的小島,即現今黃竹坑對面的鴨脷洲,而不是指現今的香港仔。因鴨脷洲上擁有隋唐時代開始已為人信奉的洪聖爺廟(鴨脷洲洪聖廟),而香港仔只有清初才多人信奉的天后廟,鴨脷洲的開發歷史應比香港仔更早,而香港仔這名字本身已說明它是比香港一名更晚才出現,而且現今黃竹坑、香港仔和田灣一帶,在100年前還是海灣,平地稀少,人口應不多。

於39,000至35,000年前的舊石器時代,香港和附近地區已有人類活動,主要遺址位於黃地峒一帶。

公元前3000年起,長江中游文化、東南亞沿海文化、殷商青銅文化和古越文化先後傳入香港。在新界和大嶼山不少地方,都發現新石器時代聚落和玦飾工場遺址。

在前2000年至前1000年青銅器時代,香港一帶初期受到東南沿海原始文化影響,後來商代青銅文化傳入香港。

秦至元朝時期

公元前214年(秦始皇卅三年),秦朝派軍攻占百越,置南海郡,將香港正式納入秦國地圖。由公元前203年開始,香港由南越國管轄,直至前111年西漢滅南越,香港才再由中原王朝管治。其後東漢、東吳、西晉及東晉初年,香港一直仍屬番禺縣。東晉咸和六年(331年)起,該地區屬寶安縣管轄。

公元736年(唐朝開元二十四年),香港屬於循州(今惠州市),並設立屯門軍鎮,當中兩千名士兵駐守屯門,主力保護海上貿易。自唐朝,香港瀝源(今沙田)以及大奚山沙螺灣土壤都適合牙香樹生長,種香及產香也逐漸發展起來。一直到清朝康熙元年(1662年)海禁遷界為止。根據考證,明朝時期由東莞南部及新安全境(包括香港)香樹製品會經陸路運至尖沙頭(今尖沙咀),以小艇送到石排灣(今香港仔),再用艚船(俗稱為「大眼雞」)運至廣州,最後送往蘇杭銷售。「香港」這個名稱由來,其中一個說法源於香港盛產和出口香木,因此得名(運送香料的港口)。

五代十國時期,香港由割據兩廣的南漢國管治。由於大步(現稱大埔)一帶盛產珍珠,南漢劉氏遂於963年設立官辦珠場,稱為媚川都。公元971年(北宋開寶四年),宋滅南漢,北宋政府於九龍灣一帶設立官富場,並派鹽官駐守。南宋末年,宋端宗和宋帝昺為躲避元朝軍隊,逃到香港,傳說他們曾在土瓜灣一塊大石頭上休息,後人稱該處為宋王臺或者宋皇臺。

明清時期

1514年(明朝正德九年),葡萄牙派兵抵達並攻佔屯門,立葡屬香港,明軍於1521年(正德十六年)向葡萄牙開戰,史稱屯門海戰,最後全勝。

清朝初年,香港屬新安縣管轄。清廷為防沿海居民接濟南明遺臣鄭成功,遂於1662年(康熙元年)下遷界令,加上海禁,香港本區受嚴重影響。後來廣東巡撫王來任、廣東總督周有德請求復界,1669年(康熙八年)朝廷允許弛禁,原有宗族陸續遷回,外來宗族亦應廣東省政府鼓勵乘勢遷入,當中包括福建、江西及廣東惠州、梅州等客家籍農民,新界宗族分布新局面逐漸形成。

香港開埠初期

1840年,第一次鴉片戰爭爆發不久,清朝道光帝由主戰轉向主和,派欽差大臣琦善到廣州與英軍談判。1841年1月,琦善與查理·義律在清廷與英國不知情下草擬《穿鼻草約》,於1月20日由查理·義律發出《致女皇陛下臣民通函》中,宣稱和琦善之間「達成初步協議」[j],其中包含「把香港島和海港割讓給英國」,及後於香港島赤柱登陸,獲香港島原居民陳群引路到香港島北部,當英兵行經香港村時從陳群以客家話回答中得知「Heong Kong」發音後記載於香港政府第二號憲報,後來簡略為「Hong Kong」拼法成為全島名稱,沿用至今。由於清廷和英國政經界分別認為「有辱國體」及獲利太少,故雙方不承認存在《穿鼻草約》。直至1842年,英军於第一次鴉片戰爭中打敗清军,翌年派砵甸乍簽訂《中英南京條約》,清廷將香港島連同鄰近鴨脷洲正式永久割讓與英國。1860年,清军於第二次鴉片戰爭(即英法聯軍之役)中再次戰敗,簽下《中英北京條約》,把九龍半島南部連同鄰近昂船洲一同永久割讓給英國。當時在九龍半島上的兩地新邊界只用矮矮的鐵絲網分隔,位置就在今日界限街。1898年,英國通過與清廷簽訂《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及其他一系列租借條約,租借九龍半島北部、新界和鄰近兩百多個島嶼(九龍寨城除外)租期99年。這一系列割讓和租借後得出的土地形成今天香港的全境。

日佔時期

1941年12月8日,日本偷襲珍珠港後,同盟國向日本宣戰,香港就被捲入太平洋戰爭中。香港保衛戰開始,英軍與華藉英兵,抵港支援的加拿大軍隊和不列顛印度軍隊,和日軍發生多場激烈的戰事。12月25日,由於駐港的軍隊太少和戰略運用失當,令香港迅速被日本攻陷。當時的香港總督楊慕琦在駐港英聯邦軍隊奮戰十多天不果後最終宣佈向日本投降。香港人稱這一日為黑色聖誕節(Black Christmas)。三年零八個月的香港日據時期開始。

二次大戰後

1945年,日本投降,8月30日,英國宣佈恢復行使香港主權。當時國共內戰再次展開,中華民國無暇向英國政府拿取香港。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雙方就香港問題達成非正式協議:北京無意拿取香港主權,亦不干預中華民國的公民和軍人在港活動,以此來換取英國承認中华人民共和國。

1950年代,新中國在朝鲜戰爭中和西方交惡,被西方國家禁運,使香港成為中國大陸轉運物資(包括取得難以取得的東西和出口貨物賺取外滙,外滙包括港幣)、徵集資金和收集情報的唯一地點。香港亦從轉口港逐漸發展為工業城市,經濟得以迅速發展,期间除了右派發動的雙十暴動外政治基本平稳。1966年,文化大革命席捲大陸,紅衛兵多次意圖越過港陸邊境。後來六七暴動,香港左派響應大陸造反派的號召,在香港多處策動暴亂。當時,香港街頭放滿寫上「同胞勿近」的真假「菠蘿」(香港人形容土製炸彈的俚語),使香港陷入一片恐慌之中,期間有若干市民被真炸彈和其它方法殺害,例如林彬被燒死。後來透過戒嚴,駐港英軍軍隊攻陷左派總部,時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聲明「長期利用、充分打算」方針,不許左派人士再搞乱香港,事情逐渐平息,香港繼續為中國國民黨和中国共产党繼續角力的場地。

經歷過1956年雙十暴動以及1960年代末的六七暴動,即使時任香港總督楊慕琦在推行屬殖民地時期香港政治制度改革一部份的「楊慕琦計劃」時,容許其殖民地在戰後可擁有高自治權、自主權以及獨立,但在二戰後,英國因不能防衛香港被中國大陸进攻,英國當局深知香港易攻難守(1941年的香港保衛戰足以證明),在暴動、間諜和顛覆局勢不穩定之下,「楊慕琦計畫」告吹。

香港政府於1970年代初調整政策方針,逐步吸納華人進入決策機制,減少危害英國管治香港的可能性。1973年由於受石油危機的影響,香港經歷一次經濟大衰退,但自1974年開始高速增長達20多年。1970年代中香港地鐵開始動工,廉政公署成立,九年免費教育開始實行,香港公共房屋計劃進一步擴展,如十年建屋計劃及居者有其屋計劃,皆為香港未來的「經濟奇蹟」奠定基礎。

1970年代初期,由於新界土地契約問題,使香港政府要考慮香港前途問題。英國政府曾多次要求中國當局延續新界租約。1980年代初,英國提出分拆香港主權和治權,主權歸中國,英國仍保留管治權,均被中共拒絕。

1982年9月22日,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到北京提出這個方針,打算延續香港管治,中國領導人鄧小平強烈反對,並表示絕不讓步,他說可以讓香港人享有「高度自治、港人治港」。9月24日,鄧小平會見戴卓爾夫人時稱:「中國就要正式宣布收回香港這個決策。……香港仍將實行資本主義,現行的許多適合的制度要保持。」1983年,被指放棄香港的駐華大使柯利達爵士代表英方繼續談判。中國對香港主權立場強硬,期間香港房地產、股票和港幣匯率持續急挫。1983年9月,出現港元危機,港幣兌美元由1982年約6港元跌至9.6港幣對美元的歷史低點。為挽救香港金融體系,香港政府於1983年10月15日公佈聯繫匯率制度,匯率定為7.8港幣對1美元。此後聯繫匯率制度一直實行至今。

1984年2月22日,鄧小平稱:「香港問題也是這樣,一個中國,兩種制度。……香港是自由港。世界上的許多爭端用類似這樣的辦法解決,我認為是可取的。否則始終頂着,僵持下去,總會爆發衝突,甚至武力衝突。」12月19日,中英雙方分別以中國國務院總理趙紫陽和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為代表,在中國領導人鄧小平、中國國家主席李先念和英國外交大臣傑弗里·豪等人見證下,在北京簽訂《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政府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簡稱《中英聯合聲明》。根据该《联合声明》规定,英國政府在1997年7月1日需將永久割讓予英國的九龍與香港島和租約到期的新界一併交給中國,香港成為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在上述協定中,北京會依照鄧小平所提出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政策,確保香港繼續奉行資本主義制度,不抵觸基本法的法律予以保留,50年内原有的生活方式不變,並保證香港除外交及防務外於其它事務享有高度自治權。1989年,受到六四事件影響,香港人對主權移交和中國政府更加失去信心,人心惶惶,香港的資產價格下跌,移民潮再次出現,香港政府遂推出香港機場核心計劃以令公民穩定。1990年4月4日,中國第七届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会议通過并由中國國家主席楊尚昆簽署主席令,正式頒佈《香港基本法》。

1992年,曾經出任英國保守黨主席的彭定康到香港接替衛奕信,成為最後一位香港總督。彭定康總督主張香港在主權移交之前推行民主,改革立法局和市政局的選舉制度。彭定康推行的政改方案下所產生出的立法局如果能夠過渡1997年後,會使1997年後中國政府難以全面操控香港政治。1994年,北京政府以該政改方案「三違反」等為理由,宣佈立法局全體議員不能夠直接過渡到特別行政區時期的立法會,並且即時建立當時對於香港政府屬於非法的臨時立法會,臨時立法會當時在深圳開會,以避免香港政府取締和監視。1996年,董建華當選為香港特別行政區首屆行政長官。

特別行政區時期

主条目:香港1990年代,香港主權移交,香港2000年代和香港2010年代

1997年7月1日,在英女皇代表查尔斯王储、首相貝理雅和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國務院總理李鵬等的见证下,香港會議展覽中心內英国国旗和香港旗伴隨《天佑吾王》徐徐降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升起,現場並奏起《義勇軍進行曲》,标志香港特别行政区正式成立,从而也代表着英國正式結束其对香港长达156年的管治,香港主權移交也正式完成。与此同时,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也于同日零時從深圳駛入香港境內,正式接替駐港英軍进驻香港履行防务职责。董建華正式就任香港首屆行政長官。

主權移交後不久亞洲金融風暴隨即爆发。在時任財政司曾蔭權和時任金融管理局局長任志剛帶領下,通用港府儲備入市抵抗大鱷對香港金融市場的衝擊,成功挽救香港經濟。

2003年春季,非典型性肺炎爆發。這次疫症中,香港有1,755人感染SARS,共有299人死亡,為死亡率最高的地區。直接經濟損失超過38億港元,失業率上升至8.7%的歷史新高。同年年中,香港政府就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關於國家安全問題立法時,在極強反對聲音中依然因為選舉制度問題將近而通過,成為了香港市民對政府不滿的導火線。雖然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推行一些對香港有利的政策,例如落實《內地與港澳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和興建港珠澳大橋以鞏固香港作為亞洲貿易和物流中心的地位,但是仍然無法阻止同年香港主權移交六週年當日逾50萬人參與七一遊行(佔香港人口1/14);最後自由黨根據民意轉為反對,政府最終擱置立法建議。於疫症及遊行過後,為刺激市道,時任行政長官董建華委託時任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與中國大陸商討自由行,從而使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推出港澳個人遊。而香港政府的施政再度以經濟和民生為主,以此減少香港市民的不滿。香港政府亦制訂人口政策以吸引專才移民和投資移民,以提昇人口質素。

2004年7至8月,香港開始出現輕微的通貨膨脹,正式走出持續68個月的通縮時期。同年4月26日,2007年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選舉及2008年香港立法會選舉產生辦法被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否决雙普選,并解释,到2017年及以后先后实行特首和立法会普选。2005年3月12日,行政長官董建華宣佈因為「健康問題」辭職。作為補選中唯一候選人,時任政務司司長曾蔭權於同年6月21日獲得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任命出任行政長官。同年,香港政府推出《政制發展專責小組第五號報告》,被泛民主派批評為「原地踏步」,議案最終因為票數不逾2/3而未有通過,故2007年行政長官選舉及2008年立法會選舉辦法維持不變。同年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香港運動員高禮澤及李靜在男子雙打乒乓球項目中奪得銀牌,為香港取得歷來第二面奧運會獎牌。

2006年及2007年,因為中環及灣仔填海計劃,舊中環天星碼頭和皇后碼頭被香港政府宣佈臨時拆卸,保育組織發起保留舊中環天星碼頭事件及保留皇后碼頭事件,包括舉行論壇、靜坐和絕食,事件後來演變成警民衝突。兩次事件也提高了香港市民對保育文物、公共空間及城市規劃的意識。同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通過決議,決定香港可以於2017年普選產生行政長官、於2020年普選立法會。

香港經濟於2008年下半年開始穩定,因為金融海嘯席捲全球而失控地急轉直下,結束了香港自2003年7月開始5年來的經濟復甦,股市、樓市暴挫,裁員及結業的情況此起彼落。也就在同时,香港承办2008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马术比赛。而香港政府又在此一段時期多番出現施政爭議,例如副局長風波 及處理滯留泰國的香港人事件等等,令到民怨日深,行政長官曾蔭權民望大幅下滑。

2009年4月中,甲型H1N1流感病毒進逼亞洲,香港政府以高標準處理。香港於5月1日確診首宗病例,史無前例宣布把該名墨西哥患者入住的灣仔維景酒店封鎖。同年12月,香港舉辦第五屆東亞運動會,為香港首次舉辦大型綜合性運動會。2009年末至2010年初,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的撥款在立法會審議,期間引起爭議,發生一系統的社會運動,包括反高鐵運動、撐高鐵運動及五區苦行,最終更爆發警民衝突。

2010年,香港政府再次就政制改革諮詢香港市民,期間5名地區直選立法會議員發起五區總辭,以他們辭職後舉行的補選作為「公投」。政府發表《2012年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產生辦法建議方案》,最終由民主黨提出的「改良方案」在建制派和民主黨的支持下,在立法會以2/3票數通過,2012年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委員增加至1,200名,而2012年立法會地區直選及功能組別(即超級區議員)則各增加設備5席。2011年,為了堵塞五區總辭的漏洞,香港政府提出遞補機制,然而沒有進行諮詢,成為當年七一遊行的一大訴求之一,其後香港政府宣佈押後立法,並且進行諮詢。

2010年8月23日,香港康泰旅行社一輛載有20名香港遊客的旅遊巴士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被一名當地前任警務高級督察挾持,最終釀成8死7傷的慘劇,香港政府稱事件為馬尼拉人質事件。事件造成菲律賓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及香港關係一度緊張。香港政府在事件發生的開端時就隨即成立緊急應變小組嘗試解決事件,於事發當日下午,聯絡菲律賓的總統、派出專機與醫療支援隊前往災場善後,並且於事後派遣政務司司長親身前往接機及慰問倖存者、安排香港警察樂隊舉行迎接殉難儀式、安排專家作出應變與調查、對香港傳媒實行每天隔時段消息公布。此外,8月24日至26日連續3日香港區旗下半旗致哀,8月26日,全香港哀悼,早上8時正升旗禮及下半旗後默哀3分鐘,獲得全港各界的響應。香港政府對事件的迅速反應和處理手法,使到香港市民對香港政府的高級官員評分及滿意度和信任度一度上升。經過3年多的時間,菲方在2014年4月對港方作正式聲明和賠償,聲明說菲方對人質事件「致以最悲痛的歉意」。

2011年香港區議會選舉中,出現種票風波,例如美孚新邨出現「1屋7姓13票」等,曾引起社會的廣泛討論。翌年2012年,三名候選人梁振英、何俊仁和唐英年參選第四屆行政長官選舉,最終梁振英以689票勝出當選。2012年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自由車女子凱林賽,香港單車運動員李慧詩奪得銅牌。

2012年9月8日,政府計劃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不過由於在政府資助出版的課程參考書《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中出現將中國共產黨形容為「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等稱頌中國共產黨的內容,以及《课程指引》中載有「國情範疇學習,重視『情懷』、注重『情感』、本於『真情』」,被社會質疑課程是「洗腦」教育,從而引起一連串大規模反對設立國民教育科的運動,例如設置街站、聯署、遊行、集會及絕食等,要求港府撤回該科目。同年10月9日,特首梁振英宣布在其任期內擱置國民教育科的課程指引,但拒絕撤回科目。

2013年發生的免費電視牌照爭議引起社會廣泛討論和批評,王維基的香港電視網絡不獲發牌激起市民反彈,有評論指一連串事件令政府的公信度急跌,引發管治危機。翌年2014年6月10日,中國國務院新聞辦發表逾23,000字的一國兩制白皮書。市民對白皮書普遍態度負面,擔心「一國兩制」名存實亡。

2014年9月26日,佔領中環和雨傘革命展開。大量香港市民走上街頭抗議,不滿政改方案,並爭取一個自由度更高的行政長官選舉制度,示威者堵塞港島九龍的主要幹道。警方於9月27日出動防暴警察驅散示威群眾,9月28日使用催淚彈等驅逐示威者,但卻帶來反效果,引發更多示威。佔領中環行動歷時79日至同年12月15日結束。而政改方案隨後亦被否決。

源 : https://zh.wikipedia.org/wiki/香港